蒲甘重游

十年前,趁着天还未亮,我与同伴爬上佛塔,等待蒲甘的日出。周围一片寂静,似乎只有我与同伴;昨日停留在地平线的浓云至今未散,但我还是傻傻地希望,能够看到太阳从塔间升起,我能捕抓完美的画面。天渐渐亮,我们没看到我期待的画面,但这一片佛塔矗立的土地,在朦胧雾气环绕之中,令人感觉似乎回到将近一千年前,蒲甘佛教最兴盛的朝代。据说,在那遥远的年代,若你闭上眼,随意指向任何一处,张开眼会发现自己指着一座佛塔,这片佛塔密集的圣地仅有104平方公尺,在11至13世纪,佛塔多达四千座,如今仍有约两千五百座佛塔。

F1050037

离开蒲甘时,我心中许下了愿,有朝一日能再回来。

十年后,我回来了。抵达蒲甘的早晨,蔚蓝的天,阳光猛烈,车子所经过之处掀起缕缕风沙,饱经严峻气候的佛塔,有几分岁月的痕迹,以红砖堆砌的塔或已脱色或变得暗沉,却不失威仪,毅然矗立在这片土地。我无法解释为何对蒲甘如此向往,但能够再次回到这里,心中满是欢喜。

蒲甘塔林建筑各具特色,其中包括建筑精美,佛像庄严的阿难达寺、耀眼高耸的他冰瑜塔、建于3世纪的卜帕耶佛塔、建筑严峻,却始终未完工的达玛央吉佛塔。放慢脚步,细听导游的介绍,诚心礼佛绕塔,沉浸在这遥远年代的佛教气息中,心情不自觉地沉静下来。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黄昏,周围突然变得热闹,空气中凝聚着紧张的气氛,我连同许多旅客来到了赏日出日落最佳景点的瑞山都佛塔。相隔十年,当年静谧的蒲甘已不再,但今天的天气极佳,虽然地平线仍然有云层,但夕阳灿烂,黄昏中的佛塔变成了剪影,画面优美短暂,那犹如蛋黄的太阳很快地降入山间,人群也随之而散。

sunrise1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在这娑婆世界中,人的福报有限,岂能事事顺心?或许是乐极生悲,我在黑暗中换镜头,不小心把相机给卡住了,在这地方当然是没摄影商店,尽管心中再懊恼,我始终无法把卡住的镜头给取出。第二天,是我期待已久的日出,却只有手机,以及朋友大方地把她的傻瓜机借给我拍。

sunrise1 sunrise 2

我们依旧来到瑞山都佛塔,人群依旧拥挤,但今天的日出比昨天的日落更精彩。昏暗的天际渐渐被染成橘黄色,不一会儿,如轮的旭日跃身而出,佛塔间雾气飘渺,令我再次错以为回到了古时候的蒲甘,但周围的相机咔嚓声,很快地把我带回现实,接着空中冒出很多颗热气球,与佛塔的画面有些突兀。这次的日出可说是接近完美,我却无适当的摄影器材拍摄;突然领悟,人生即使能够重来,也未必能完美,穷无止境地追求人世间的完美,说穿了,也只是贪念。放下并非一朝一夕所能达成之事,但我想,我比以前更能接受生活中的不如意,更能走出执着。

 

后注: 从今年3月1日起,缅甸禁止攀爬蒲甘佛塔。虽然再也无法在佛塔上欣赏蒲甘塔林胜景,但这项措施将保护佛塔的建筑,更是提醒人们欣赏佛塔景色之余,应持有恭敬心。

 

(原文以笔名发表,刊登于《普觉》第35期,2016年5月-8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