奢华与简朴之间

众所周知,台湾是个吃素的好地方,可说是素食者的“天堂”,最近走了趟台湾,除了去一直想去却未去的法鼓山与佛光山,也去尝了台湾不少素食美味,包括一直想要去的“阳明春天”。

阳明山篇

数年前,在网上无意间看到阳明春天,一家位于阳明山上的素食餐馆,照片中的素食做得极为精致,环境典雅清幽,令我十分向往去那儿用餐,但因交通不便,所以迟迟未去。这回是我第五次去台湾,决定无论如何都要上阳明山吃一顿饭。

这一顿来得不易,我虽在网上找好交通资料,也预先顶了位,却搞不清楚应该在哪里等车,等了又等,午餐时间早已过,却没有我要搭的车号。想要搭德士,车费却高得司机叫我还是到文化大学转车比较好,到了文化大学,打电话到阳明春天再问路,最终才找到正确的公车站,上了巴士。可笑的是,我还是找不到路,最终店里的服务员骑车载我到餐馆,搞得自己非常不好意思,没想到高档餐厅的服务会如此亲切!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踏入阳明春天,周围是绿意盎然的庭院,园区内安置了许多尊佛像,创办人原本经营荤食餐饮,接触佛法后,决定不再杀生,率领厨师团队,一起经营素食料理。

由于今天餐馆有活动,所以安排我在茶舍吃饭,环境更富禅意,而除了套餐搭配的明日叶茶,泡茶师父也多送了我一壶上等好茶喝。接下来的每一道菜,从玫瑰花瓣的洗手水到最后上的甜品,器皿精致,摆盘富画意,可谓是艺术的飨宴。食材的搭配与烹煮方式更是讲究,清爽的前菜、熬煮了一天的何首乌汤、不过度调味的主菜,反而更能吃出蔬果与菇类的原味,结尾的甜品微甜不腻,没想到素食料理能做得如此别致。

法鼓山篇

抵达法鼓山已将近中午,我想先在寺庙中参拜再吃午餐,一位热心的师姐却提醒,若还未用斋,快点去吃,因为十二点半结束用餐。于是我上楼到斋堂,人很多,但堂内一片静谧,大家很有次序地排队盛饭菜,然后回去座位吃,我也照着做。我手中捧着这圆圆的不锈钢碗,细细咀嚼碗内的饭菜,有茄子、素鱼、蔬菜等,朴实无华的材料,看似简单的烹煮方式,吃在嘴里,却清甜无比,是外面找不到的滋味。法鼓山出版了几本食谱,对烹饪颇有研究,但我想这番美味靠的并非纯粹是技巧,出自寺院厨房的素食往往比外头的好吃,厨师带着欢喜心烹煮,加上平日的修行,煮出来的食物自然非比寻常。

这时有师父报告,吃完饭后请盛汤或倒些开水入碗喝下,这样不会浪费食物也方便清洗。霎时想起在一部刻画弘一大师的电影中,他与印光大师一起吃饭,印光大师非常惜福,饭后会倒些开水入碗喝下。这一幕也令我想起以前我父亲吃完饭,也有同样习惯,如此节俭的举动,在现代生活中堪为罕见。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在忙碌的生活中,我们常吃得很匆促,不然就是心不在焉地把饭菜送入嘴里,边吃饭边与人聊天,甚至是边吃边看电视或电话,自然是无法完全尝到食物中的味道,而在这斋堂中,大家都静下心吃,厨师用心煮,吃的人用心吃,简单中透着满满的幸福。

其实阳明春天的那一餐,我感受到创办人、厨师甚至是服务员的用心,但始终少了法鼓山上的感动,或许刻意追求往往不比不经意相逢的体验来得幸福;极为奢华与极为简朴的两个极端,精致料理虽然无从挑剔,但我更喜爱简朴自在的一餐。这是返朴归真的心理吗?倒不尽然,多少也因我不识品味。但我想,从佛教角度而言,平等心更为重要,简单的一餐也好,奢华的一餐也罢,不排斥也不贪着,不以分别心去看待每一餐或每一物,这才符合四无量心中的“舍”。要做到如此,一点也不简单。

(原文刊登于《普觉》第33期9月-12月)

蠢蠢欲动

是否该为了吃一顿饭而上阳明山?

照片源自阳明春天

单是浏览阳明春天的官方网站,我就有种想要上山吃饭的欲望。这可是素食哦。

 

或是否该为了喝杯咖啡而跑到淡水?

照片源自石墙仔内咖啡馆

这可是在三合院内的一间咖啡馆哦。它并不靠近捷运站,我还搞不清楚怎么去,却已蠢蠢欲动。

像我这么贪心的人,计划一个旅程最头疼的或许就是想玩的地方太多,时间却太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