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晴难测的盛夏 山西朝山记

盛夏的山西竟然也有雨天。导游说山西极为干燥,一年才下四次雨,却给我们碰上两日的雨天。抵达五台山地区的前一天是阴天,我们拜访了玄中寺——中国净土宗教理发源地。暴晒数日,终于凉快了,人人打伞上山,诸多不便却无人抱怨,其实我的心情还蛮好的,或许是因为来到三位祖师——昙鸾、道绰与善导大师修行的殊胜之地,这点雨算什么?寺院依山而建,我们慢慢往上爬,在各殿堂中礼拜,古朴的寺院四周一片静谧,令人想干脆呆在这里念佛。

朝圣因缘

隔天转晴,上五台山更是艳阳天,我们一口气朝拜了五台,做了乾隆皇帝都要羡慕的事。据说乾隆因风雨阻挠,屡屡无法在一次旅程中朝拜完五座台顶,便给僧人出难题,五年后他再来朝台,非得让他在一天内成功朝拜五台。别提天气,这山路本不好走,当年乾隆一天只能登一座台,现在我们虽坐着车上五台,也不轻松,颠簸狭隘的山路,我到了第二站——北台,已开始觉得头痛。到了第四站,我走出小巴感觉昏眩。但这么好的天气,我还能有何抱怨?东南西北与中台,我们都成功登上礼拜五方文殊,这次的五台山朝圣可说是圆满。

离开五台山的前一晚下了一整夜的雨,早上雨始终未停息。我们看到刚入住旅店的游客一脸茫然,他们今日是无法上山朝拜了。之前导游一再说,很多人来了几年,都无法成功拜完五座台,我半信半疑,于今时今日的交通,加上山西气候干燥,只要有心去,这有何难?今日却真给我碰上失望的访客,平日不好走的路,雨天更是危险,下雨不允许旅游车上山。不知从古至今,多少人失望而归?朝圣成功与否还是要看团队因缘与福报。我想他们也只能效仿乾隆皇帝,到黛螺顶朝拜五方文殊。当年的僧人为了应对乾隆皇帝的难题,把五方台上的菩萨皆搬到台怀镇内的黛螺顶上,如此一来便能轻松朝拜五个台顶的五方文殊。

山岩上的寺院

我们接着前往近雁门关,净土祖庭——白仁岩寺,净土祖师慧远大师曾在此修行与说法数年。抵达白仁岩寺山脚,虽然还是阴天,雨已停,空山新雨后,令人心情舒畅。风吹过有点冷,我的外套过于薄,我心想等会儿爬山,不要老是停下来拍照就没事,但四处环山,风景秀丽,我还是忍不住老是停下脚步,一路拍上山,谁还记得冷?

白仁岩寺

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们抵达山顶,顾名思义,白仁岩寺建在山岩上,朴实无华且接近大自然。寺院内除了我们,没有其他访客,接待我们的师父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一大组人上来了。它不像一般开放于公众的寺院,令人难免怀疑来寺院的是游客多还是信徒多。或许是私心,我还是比较喜欢游人少些,信徒多些的地方,让人感觉更真实。此时的心情除了平静,还有几分喜悦,难以言喻。

导游说时候不早了,快下山。我抬头豁然发现,乌云已散,沿着同一条路下山,竟是蓝天白云,温暖的阳光遍布群山。抵达山脚,回头一望,想起苏轼的一句,“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人生中的一切,不管多苦或是多乐,仍是过眼云烟。唯有老实学佛念佛才是实在。

 

(原文以笔名发表,刊登于《普觉》第37期2017年1月——4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