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饼

从小就不爱吃甜食,记得每逢中秋吃月饼时,我会偷偷地把莲蓉馅内的瓜子挖出来吃,有时也把皮拨出来吃,最后留下莲蓉,不但不曾被责骂,每每还抱怨,为什么烘得香香的饼皮这么薄,而好吃的瓜子这么少?实在是搞不懂怎么有这么奇怪的饼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月饼的价格涨得厉害,所以也不怎么吃。好像是数十多年前,开始出现创意月饼,先锋应该是Raffles Hotel 的champagne truffle 月饼,后来出现许多水果口味的月饼,渐渐我又恢复了对月饼的兴趣,但喜欢的都是不像月饼的口味,如榴莲或是水果口味的冰皮月饼。

今年有人从素食店买了盒传统月饼送我母亲,本以为是素食店,又是传统月饼,应该不会用奶制品,我打电话询问,店员却说不是纯素。我们的祖先难道做月饼要用牛油牛奶?真是令人纳闷,越少材料的食物越来越难找,越来越贵。或许明年,我有闲情,也来做月饼。

古人不见今时月,古月依旧照今人
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非如此

(其实中秋之前已写了这篇,却迟迟未上载。我的手脚真慢,九月都快到了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