奢华与简朴之间

众所周知,台湾是个吃素的好地方,可说是素食者的“天堂”,最近走了趟台湾,除了去一直想去却未去的法鼓山与佛光山,也去尝了台湾不少素食美味,包括一直想要去的“阳明春天”。

阳明山篇

数年前,在网上无意间看到阳明春天,一家位于阳明山上的素食餐馆,照片中的素食做得极为精致,环境典雅清幽,令我十分向往去那儿用餐,但因交通不便,所以迟迟未去。这回是我第五次去台湾,决定无论如何都要上阳明山吃一顿饭。

这一顿来得不易,我虽在网上找好交通资料,也预先顶了位,却搞不清楚应该在哪里等车,等了又等,午餐时间早已过,却没有我要搭的车号。想要搭德士,车费却高得司机叫我还是到文化大学转车比较好,到了文化大学,打电话到阳明春天再问路,最终才找到正确的公车站,上了巴士。可笑的是,我还是找不到路,最终店里的服务员骑车载我到餐馆,搞得自己非常不好意思,没想到高档餐厅的服务会如此亲切!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踏入阳明春天,周围是绿意盎然的庭院,园区内安置了许多尊佛像,创办人原本经营荤食餐饮,接触佛法后,决定不再杀生,率领厨师团队,一起经营素食料理。

由于今天餐馆有活动,所以安排我在茶舍吃饭,环境更富禅意,而除了套餐搭配的明日叶茶,泡茶师父也多送了我一壶上等好茶喝。接下来的每一道菜,从玫瑰花瓣的洗手水到最后上的甜品,器皿精致,摆盘富画意,可谓是艺术的飨宴。食材的搭配与烹煮方式更是讲究,清爽的前菜、熬煮了一天的何首乌汤、不过度调味的主菜,反而更能吃出蔬果与菇类的原味,结尾的甜品微甜不腻,没想到素食料理能做得如此别致。

法鼓山篇

抵达法鼓山已将近中午,我想先在寺庙中参拜再吃午餐,一位热心的师姐却提醒,若还未用斋,快点去吃,因为十二点半结束用餐。于是我上楼到斋堂,人很多,但堂内一片静谧,大家很有次序地排队盛饭菜,然后回去座位吃,我也照着做。我手中捧着这圆圆的不锈钢碗,细细咀嚼碗内的饭菜,有茄子、素鱼、蔬菜等,朴实无华的材料,看似简单的烹煮方式,吃在嘴里,却清甜无比,是外面找不到的滋味。法鼓山出版了几本食谱,对烹饪颇有研究,但我想这番美味靠的并非纯粹是技巧,出自寺院厨房的素食往往比外头的好吃,厨师带着欢喜心烹煮,加上平日的修行,煮出来的食物自然非比寻常。

这时有师父报告,吃完饭后请盛汤或倒些开水入碗喝下,这样不会浪费食物也方便清洗。霎时想起在一部刻画弘一大师的电影中,他与印光大师一起吃饭,印光大师非常惜福,饭后会倒些开水入碗喝下。这一幕也令我想起以前我父亲吃完饭,也有同样习惯,如此节俭的举动,在现代生活中堪为罕见。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在忙碌的生活中,我们常吃得很匆促,不然就是心不在焉地把饭菜送入嘴里,边吃饭边与人聊天,甚至是边吃边看电视或电话,自然是无法完全尝到食物中的味道,而在这斋堂中,大家都静下心吃,厨师用心煮,吃的人用心吃,简单中透着满满的幸福。

其实阳明春天的那一餐,我感受到创办人、厨师甚至是服务员的用心,但始终少了法鼓山上的感动,或许刻意追求往往不比不经意相逢的体验来得幸福;极为奢华与极为简朴的两个极端,精致料理虽然无从挑剔,但我更喜爱简朴自在的一餐。这是返朴归真的心理吗?倒不尽然,多少也因我不识品味。但我想,从佛教角度而言,平等心更为重要,简单的一餐也好,奢华的一餐也罢,不排斥也不贪着,不以分别心去看待每一餐或每一物,这才符合四无量心中的“舍”。要做到如此,一点也不简单。

(原文刊登于《普觉》第33期9月-12月)

摩卡与肉桂卷

从宜兰回台北的那天,我去了一直想去的一家餐厅——Soul R Vegan,因为非正餐时间,所以点了热摩卡与抹茶核桃松饼。

是不是人老了情绪容易波动?热摩卡入口,心中瞬间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,曾经多么熟悉却变得陌生的味道;自不碰奶制品后就没再喝到摩卡,因为不曾看到新加坡有哪家咖啡馆有全素的磨卡。幸好我不是个偏爱摩卡的人,我还是比较喜欢一边喝黑咖啡,一边吃巧克力。但那天在Soul R Vegan喝到了超过一年没喝的摩卡,我的心真的熔了,这味道与我曾喝过最好喝的奶制摩卡没差别。与Soul R Vegan的美女生意伙伴(他们不喜欢用“老板”这个称呼)之一聊天,我眼眶还是热热的,真的有点不好意思。

soulrvegan zuosi
Mina(希望没把名字打错)与我分享他们怎么做出这么美味的摩卡,其实餐厅里的每道食品是经过很多次的试验才推出的。我看他们在柜台后,时不时在试吃食物,这样的工作,令我很羡慕。在绿茶松饼出现前,另一位美女送来一道我没点的法式全麦土司,搭配特制白酱,香脆有质感的土司配上浓郁柔滑的白酱,看似简单的一道前菜,却感觉到厨师下了一番心思。接下来的抹茶核桃松饼,咬下去是浓浓的绿茶味,外脆内软的饼,加上核桃,口感更富层次,吃起来很有满足感。

回来新加坡的好一段日子,才启动烤箱。前几天在做旦糕的甘纳许(ganache)时,不想浪费锅底的巧克力,所以也弄了摩卡,味道当然差很多。

cinnamon buns

其实台湾的摩卡不是唯一令我感动的食物,最初令我心动的是全素面包店——Fresh Bakery的肉桂面包。是因为压抑太久的情绪,所以咬一口顿时觉得感动?这世上应该不会有像我这么傻,吃面包(或喝咖啡)竟会感动的人。但实在太好吃了,味道就和有乳制品与鸡蛋的肉桂面包一样,香浓的肉桂味,外皮有点脆,而里面仍然柔软的面包,吃起来满满的幸福。我喜欢的很简单,但为什么在新加坡却是这么难找到?

我尽量提醒自己少抱怨,与其抱怨,倒不如自己试着做,但面包制作对我而言还是颇具挑战性的,所以我很少会想做面包,但念念不忘台北的肉桂面包,回新加坡后,战战兢兢做了两次。没有,我一点也没被自己做的面包感动,但还蛮感激好几位帮忙试吃,不嫌弃难吃的朋友,以及后来教我怎么做面包的朋友。但我性子急,总是想一次便成功,做了两次都不好吃,感觉很泄气。

我想,要能做出令自己感动的食物,还很遥远。

今年春天

惊喜,我在春天遇到了秋叶。
Image
虽然十分向往到京都赏秋看枫叶,但至今仍未实现这个希望。春天早已过,现在是冬天了吧?你怎么就在我不察觉下溜走了,而我始终没整理完今年到台湾、去年到尼泊尔,以及前几年去日本的照片,等等。。。凑巧,这都发生在某年的四月。

多少未完成之事,唯有怪新加坡的天气,令人误以为春天不曾离开。

流浪

“流浪,本是坚壁清野;是以变动的空间换取眼界的开阔震荡,以长久的时间换取终至平静空澹的心境。故流浪久了、远了,高山大河过了仍是平略的小镇或山村,眼睛渐如垂帘,看壮丽与看浅平,皆是一样。这时的旅行,只是移动而已。至此境地,哪里皆是好的,哪里都能待得,也哪里都可随时离开,无所谓必须留恋之乡矣。”

舒国治 《流浪集》

Image

昨日连连寒雨,今日云层再也遮挡不住阳光。南投清境的早晨

 

曾经,我的志愿是当个流浪者。喜欢流浪,又能做到舒国治所谈的心境,应该是最高境界了。

多雨的季节

2012年5月2日,我想从最后一天的旅程说起。。。

下午离开台北时,刮起了大风,我托着行李,仍是有种要被吹走的感觉(真的,我并没夸大其词)。但烈日当空,我心想,这风也太奇怪了。后来回到新加坡在fb看到某台北人说,台北市狂风暴雨,劝大家没事别出门。这几天的天气的确不太适合出门。

抵达台北的第一天,就开始下雨。那天下午,与如今住在台北市的中学老师喝下午茶,她说,自上周天气就很热,简直像是夏天了,但我到台北的第一天,天气突然转阴。

下午茶后,我自己在敦南城品逛了好几个小时,还在楼下的食阁吃晚餐,但雨仍不肯停,我又把伞遗漏在旅店内,只好装潇洒,走在雨中的台北街上,不理会对我投以奇怪眼光的路人。其实那晚很冷,其实我很狼狈。。。

第二天去南投,每天都在下雨,直到第五天回台北,突然是大热天。下雨的路不好走,但走了几天,似乎不那么在乎了,不知那是贪玩的心态,还是我终于能够像苏轼说的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;到后来,我和两位朋友甚至还在雨中走那上上下下的马赫坡古战场登山步道,那是最辛苦,也是最美的一段路。

在车埕火车站,下雨天仍不缺游玩的兴致。

离开台北的那天,在捷运上的车厢看到一首和雨相关的诗,是台北文学奖获奖作品,在此也与大家分享。

这城市有雨,但适合走路

这城市有雨,但适合走路

八月穿过捷运,觉得孤独

到站前确认行李

不再像是一名旅人

只带一句话、一本札记和少许谎言

只寄一封信,一个月一次,一期一会

你说,收到信就可以

听见城市的温度

嘈杂的、过站的,轰隆

十一月变冷,起风像

吻,但不够体贴

列车进站很久

一直想着远行的事,想着

规划去行事历上的

日子、月份、年份。。。

黄文俊著 (在此阅读全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