哭泣的小孩

前几天上巴刹,母亲看到一群人聚在一处,好奇之下走上前看热闹,竟然是一位看似三岁的小男孩在哭泣,周围的人想方设法安慰他,有一位拿出糖果,想哄他别哭。我的母亲看不下去对小孩说:“大声哭,不要停。”周围的人听了觉得奇怪,这时母亲解释:“你必须大声哭,你的母亲才听得到你,来找你啊。”小男孩听了顿时嚎啕大哭,不一会儿,他的母亲果然出现,抱着他离开,人群也跟着疏散。

后来与朋友们聊起,觉得这事情还蛮有意思的,一般小孩子哭,大人会设法让他们静下来,但并非所有情况都应采取同样的面对方式,小孩遇危境,该大喊求救,而不是找好玩事物,忘记困境。其实从更广的角度看,有些成年人遇到问题,本能反应是敷衍逃避,转移视线,旁人不但不提醒,反而认同。我想,小孩在巴刹走丢,众人的反应只是我们人生的缩影,通俗的想法做法或许比较容易或安全,但未必最有效,很多时候,正视问题,甚至是采取逆向思维,反而更有益。

这事不免也令人想起《大佛顶首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》:“譬如有人,一专为忆,一人专忘。 如是二人若逢不逢,或见非见。二人相忆,二忆念深,如是乃至,从生至生,同于形影,不相乖异。十方如来,怜念众生,如母忆子,若子逃逝,虽忆何为?子若忆母,如母忆时,母子历生,不相违远。若众生心,忆佛念佛,现前当来,必定见佛。去佛不远,不假方便,自得心开。”孩子走散了,母亲肯定会挂念找寻,但孩子若无心寻找母亲,那也无法团圆。佛念众生,如母忆子,阿弥陀佛于往劫发四十八大愿,十八愿云:“十方众生,至心信乐,欲生我国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。。。”阿弥陀佛早已做好准备了,但一人若无心念,或是不念,自然终究无法蒙佛接引,往生极乐世界。旁人无法为小孩大哭找母亲,最多只能给予援助,犹如佛友们只能通过一起念佛共修,鼓励一人念佛,或是通过助念,提醒即将往生者念佛。我们唯有以深信与切愿持佛名号,三资粮——信愿行具足,才能与阿弥陀佛感应道交。

最后,借以净土宗十三祖印光大师遗训做总结:

“净土法门,别无奇特,但要恳切至诚,无不蒙佛接引,带业往生。。。念佛见佛,决定生西。”

阿弥陀佛。

作者:净璇/慧安

(原文刊登于《普觉》第36期2016年9月——12月)

清明时节

20160409_141853今天终于下雨了。阴沉的午后,令我一时错感身处国外。今年清明时节格外热,细雨纷纷的熟悉景象变得陌生,真令人感到不安,这地球还能承受多少破坏?

前几天热昏头胡乱写了这:

清明时节热乎乎,路上行人欲闷昏,

借问雨季何时到,人人摇头说不知。

 

一顿午餐

下午十二点半,一如往常,食阁挤满人,许多人站着等待坐着的人吃完离开,我与同事分头找座位。突然铁闸门不急不促地关上,我看到门外的上班族捧着买好的食物想要进来用餐,被拒于门外,一脸的无奈,其实他是幸运的。

警铃跟着响起,我身前正吃饭的人顿然弃食走向出口,新加坡人不是没什么危机感吗?怎么反应这么快?背后一股人潮涌上,随之飘来一团无味的烟更令人吃惊,无声无息,没人惊慌呐喊,大家镇定迅速地走向出口,感觉十分不真实。显然,某摊位着火了,我随着人潮走到上方写着“EXIT”的铁门,但门早已关得牢牢的。没有人拍门,最大的动作是有人试图转了几下旁边另一个小木门的门柄,当然那也是锁着的,又有人看到铁门旁的小按钮,尝试按它希望能启动开关。应该没几个人曾有如此经历,但大家超冷静,因为这里是Raffles Place,聚集了每天经历股市动荡的专业人?我还发了一则简讯告诉朋友,我被困在食阁内。这时我的手机向起,铁门同时往上开,同事说:我们去别处吃饭吧。谁还有心情在这里用餐?我随着一窝蜂的人潮离开食阁。

后记:后来与同事讨论,为什么着火时,铁门是锁上的?有同事分析,是为了不让火势扩散。为了不让火势扩散,把几百个人烧死,这像话吗?!

舌尖上的得失

你是否也像我,时不时会想起某些曾经吃过的好吃食物,甚至是童年的零食,但即使找得回同样的东西,感觉味道没以前好吃?有些人说,这是因为物价上涨,食品商偷工减料,或是原料素质越来越差,或是某些传统制作手艺已失传。。。

慈禧太后曾经逃难饥饿吃了民间食品窝窝头,觉得十分美味,过了些日子回到皇宫,她想起了当日的美味窝窝头,于是命御膳房准备,吃了一口,觉得很难吃,与当时吃的味道完全不同,一怒之下杀了几个厨工。其他厨工都被吓坏了,于是想办法,用栗子面取代原先的玉米面,再加上白糖,做出与窝窝头形状相同,却更细致的口味。慈禧吃了后,很高兴地说:“我总算又吃到当年逃难时的窝窝头,就是还不够那么香,那么甜。” 慈禧吃窝窝头的典故听似夸张,却反映环境与心境影响我们的判断。
wowo tou
自吃纯素后,我常会烘些饼干与无蛋糕点吃,有时很难吃,心里不爽,但就当充饥把它解决掉;做出好吃的糕点时自然开心,想细细品尝,留住这美妙的滋味。有时失误烘得太硬的饼,隔几天竟觉得口感还不错;即使是同一批糕点,也没有固定的味道,不同时候吃,味道口感,香甜酥脆不一,其实专心地吃,即使是同一块饼,每口的味道也不同。开始时觉得很神奇,后来想想,这不就是空与无常吗?人的心不停地转变,就连小小的一块饼也在变,别说小时候爱吃的,如今已找不到同样的味道,即使是现在吃的,也无法将这味道与感觉牢牢抓住。

我把做好的饼与朋友、同事分享,又发现意想不到的趣事,同一批饼,纵说纷纭,有人说味道刚刚好,也有人说不够甜、太甜、太咸、吃到苦味等等;有时我故意不说是什么口味,竟有人吃出完全不存在的材料的味道。一块饼吃进嘴里,从来就不纯粹是一块饼,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接触一块饼,再加上意根,产生各种不同的感觉。

我们如此努力地争取人生中许多事物,但连舌尖上的一点感觉也无法掌握,既然如此,与其执着得失,我们倒不如接受人生百味,坦然活在当下。

 

(原文以笔名发表,刊登于《普觉》第32期2015年5月-8月)

怀疑

于是,又开始同样的程序,看电邮,说谁做错什么, 应该怎么做,努力克服昏沉。

这样的存在真的有意义吗?如果放假三个月回来还是同样的怀疑,那有没有放假,有没有回来,又有什么差别?还不是在混日子?

我老板说我的存在有意义,我同事们说很期待我回来,我能看到的只是为他们存在的意义。但其实,即使没有我,他们日子还是能过。

 

长假的最后一天

今天是放长假的最后一天,整理心情,整理思绪。。。

除了农历新年后的那一周回去工作,我从二月开始放假,听起来好像是很长的假期,其实时间过的很快。或许以我的性格,不管放多长的假,还是觉得有很多未完成的事。 这几乎三个月,我究竟做了什么?好像没做什么,二月忙着制作新年饼干,三月参加佛教活动、素食烹饪班,到了三月中旬已开始有点慌,把去台湾玩的旅程减短,在四月中旬前回来。从台湾回来后,发现自己时间真的不多了,突然想起很多还未做的事,去年去京都拍的很多照片,至今仍未看。我真的是为了享受拍照过程而拍照?而我买书是为了摆设吗?我想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看完家里书架上的书。DVD倒是看了几部,因为重复着饼干的程序令我想睡觉,所以就把搁了很久的光碟拿出来播,其实也只看了两部电影与一两张佛教的光碟。在这段期间,为了参与一项捐赠围巾给贫困农村活动,我也学会了crochet,虽然做得有点丑而且又很慢,但以一个手笨拙的人而言,这是我没想过自己能做的事。 guishan 3rd 四月的最后两周,把第二条围巾织完,画了一幅画,把台湾的照片看完,写了篇旅游稿,也把之前几乎完成却忘了的稿寄出去。啊,还向朋友讨教怎么做面包,做了两回我一直想吃,却很难找的全素肉桂面包,另外也试了两个饼干食谱。感觉上,好像“死期”快到了,比较有成果。 去年画的佛像,始终未上色。时间,就这么过了,想起我大老板说的一句话,即使你不做工,或许还是会觉得想做的事很多,但真正做的很少,因为不专。其实我也知道这个问题,但老是这么贪心。 今天一定要把京都的照片看一看。 希望人生,不是就这么过了。

业之重

前些时候,我有位朋友的母亲生病,他们全家十分着急,除了到处求医,很自然地也转向宗教,为母亲祈福,希望她能早日康复。我建议她为母亲放生,因为放生可延长众生的生命,又可也延长病者的生命,是最直接的因果关系了。相信大多佛教徒都听过小沙弥救蚂蚁的故事,原本只剩七日的寿命,却因他在探亲的途中救了许多几乎要被水淹死的蚂蚁,而避过了死劫,可见救护生命的功德何等殊胜。尽管如此,我做此建议时,还是特比嘱咐道:放生有很大的功德,可以帮助你的母亲,但不能保证她就此康复,还是要看个人因缘。

即使是佛教徒,难免也有一些人会有这样的想法:我信奉佛法,念经拜佛,所以不应该遭受某种恶果,而一旦不好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,信心就动摇。我家的情况就是个例子,我们全家是佛教徒,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患病时,是否有这样的想法,但在他走后,母亲常说,你父亲学佛几十年,勤于念经、参加助念、当义工等,怎么就突然生病,不到半年就走了,该做的他都有做,怎么似乎不如隔壁不信佛的大叔、楼上病了很久也还活着的老人家呢?我时常劝说,如果他不是信佛,情况或许会更糟,而他也不是没缺点,没造恶业的人,更何况我们也不知道他前世所造的业。

在《印光法师文钞》中,有居士问大师为何一位吃素信佛,慈悲行善的老太太,却遭遇车祸丧命。印光大师摘引《华严经》云:“‘假使恶业有体相者,十方虚空不能容受。’须知人之修持,果真诚无伪,便能转业。转重报后报,为现报轻报。凡夫肉眼,只能见当时之吉凶事实,不能知过去与未来之因果何如。此老太太多年精修,一朝惨死,或者由此苦报,便可消灭所造三途恶道之报,而得生善道。或在生有真信愿,亦可往生西方。”

佛陀时代,有位外道行者婆醯迦听完佛陀说法后,想要出家,在寻找布粹以缝制袈裟的路上被一头母牛撞死,后来佛陀告诉弟子,婆醯迦已成阿罗汉。婆醯迦“顿悟”与他前世精进修行有关;他惨死,也是因某一世他与三位朋友歼杀并抢取一位妓女的钱财,造成这位女子发誓生生世世必找他们报仇。由此可见,即使已成阿罗汉,若是重业,也必须承受,我们这些凡夫更不用说了。

再回到朋友母亲生病之事,我建议她带母亲到寺院拜佛,她说前几天已带她去了,顿时令我啼笑皆非,但后来想想,其实我也是如此,否则怎么就不见我下多点功夫学佛念佛呢?地藏经云: ‘南阎浮提众生,举止动念,无不是业,无不是罪。’无论是经典或是生活中的例子,处处可见我们的恶业是多么地“庞大”,细想之下,真是令人不寒而栗, 即使是每天吃素拜佛、精进修行,若还未脱离三世轮回,还是不够的。我还真是得多加用功。

(原文以笔名发表,刊登于《普觉》2015年1月至4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