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晴难测的盛夏 山西朝山记

盛夏的山西竟然也有雨天。导游说山西极为干燥,一年才下四次雨,却给我们碰上两日的雨天。抵达五台山地区的前一天是阴天,我们拜访了玄中寺——中国净土宗教理发源地。暴晒数日,终于凉快了,人人打伞上山,诸多不便却无人抱怨,其实我的心情还蛮好的,或许是因为来到三位祖师——昙鸾、道绰与善导大师修行的殊胜之地,这点雨算什么?寺院依山而建,我们慢慢往上爬,在各殿堂中礼拜,古朴的寺院四周一片静谧,令人想干脆呆在这里念佛。

朝圣因缘

隔天转晴,上五台山更是艳阳天,我们一口气朝拜了五台,做了乾隆皇帝都要羡慕的事。据说乾隆因风雨阻挠,屡屡无法在一次旅程中朝拜完五座台顶,便给僧人出难题,五年后他再来朝台,非得让他在一天内成功朝拜五台。别提天气,这山路本不好走,当年乾隆一天只能登一座台,现在我们虽坐着车上五台,也不轻松,颠簸狭隘的山路,我到了第二站——北台,已开始觉得头痛。到了第四站,我走出小巴感觉昏眩。但这么好的天气,我还能有何抱怨?东南西北与中台,我们都成功登上礼拜五方文殊,这次的五台山朝圣可说是圆满。

离开五台山的前一晚下了一整夜的雨,早上雨始终未停息。我们看到刚入住旅店的游客一脸茫然,他们今日是无法上山朝拜了。之前导游一再说,很多人来了几年,都无法成功拜完五座台,我半信半疑,于今时今日的交通,加上山西气候干燥,只要有心去,这有何难?今日却真给我碰上失望的访客,平日不好走的路,雨天更是危险,下雨不允许旅游车上山。不知从古至今,多少人失望而归?朝圣成功与否还是要看团队因缘与福报。我想他们也只能效仿乾隆皇帝,到黛螺顶朝拜五方文殊。当年的僧人为了应对乾隆皇帝的难题,把五方台上的菩萨皆搬到台怀镇内的黛螺顶上,如此一来便能轻松朝拜五个台顶的五方文殊。

山岩上的寺院

我们接着前往近雁门关,净土祖庭——白仁岩寺,净土祖师慧远大师曾在此修行与说法数年。抵达白仁岩寺山脚,虽然还是阴天,雨已停,空山新雨后,令人心情舒畅。风吹过有点冷,我的外套过于薄,我心想等会儿爬山,不要老是停下来拍照就没事,但四处环山,风景秀丽,我还是忍不住老是停下脚步,一路拍上山,谁还记得冷?

白仁岩寺

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们抵达山顶,顾名思义,白仁岩寺建在山岩上,朴实无华且接近大自然。寺院内除了我们,没有其他访客,接待我们的师父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一大组人上来了。它不像一般开放于公众的寺院,令人难免怀疑来寺院的是游客多还是信徒多。或许是私心,我还是比较喜欢游人少些,信徒多些的地方,让人感觉更真实。此时的心情除了平静,还有几分喜悦,难以言喻。

导游说时候不早了,快下山。我抬头豁然发现,乌云已散,沿着同一条路下山,竟是蓝天白云,温暖的阳光遍布群山。抵达山脚,回头一望,想起苏轼的一句,“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人生中的一切,不管多苦或是多乐,仍是过眼云烟。唯有老实学佛念佛才是实在。

 

(原文以笔名发表,刊登于《普觉》第37期2017年1月——4月)

蒲甘重游

十年前,趁着天还未亮,我与同伴爬上佛塔,等待蒲甘的日出。周围一片寂静,似乎只有我与同伴;昨日停留在地平线的浓云至今未散,但我还是傻傻地希望,能够看到太阳从塔间升起,我能捕抓完美的画面。天渐渐亮,我们没看到我期待的画面,但这一片佛塔矗立的土地,在朦胧雾气环绕之中,令人感觉似乎回到将近一千年前,蒲甘佛教最兴盛的朝代。据说,在那遥远的年代,若你闭上眼,随意指向任何一处,张开眼会发现自己指着一座佛塔,这片佛塔密集的圣地仅有104平方公尺,在11至13世纪,佛塔多达四千座,如今仍有约两千五百座佛塔。

F1050037

离开蒲甘时,我心中许下了愿,有朝一日能再回来。

十年后,我回来了。抵达蒲甘的早晨,蔚蓝的天,阳光猛烈,车子所经过之处掀起缕缕风沙,饱经严峻气候的佛塔,有几分岁月的痕迹,以红砖堆砌的塔或已脱色或变得暗沉,却不失威仪,毅然矗立在这片土地。我无法解释为何对蒲甘如此向往,但能够再次回到这里,心中满是欢喜。

蒲甘塔林建筑各具特色,其中包括建筑精美,佛像庄严的阿难达寺、耀眼高耸的他冰瑜塔、建于3世纪的卜帕耶佛塔、建筑严峻,却始终未完工的达玛央吉佛塔。放慢脚步,细听导游的介绍,诚心礼佛绕塔,沉浸在这遥远年代的佛教气息中,心情不自觉地沉静下来。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黄昏,周围突然变得热闹,空气中凝聚着紧张的气氛,我连同许多旅客来到了赏日出日落最佳景点的瑞山都佛塔。相隔十年,当年静谧的蒲甘已不再,但今天的天气极佳,虽然地平线仍然有云层,但夕阳灿烂,黄昏中的佛塔变成了剪影,画面优美短暂,那犹如蛋黄的太阳很快地降入山间,人群也随之而散。

sunrise1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在这娑婆世界中,人的福报有限,岂能事事顺心?或许是乐极生悲,我在黑暗中换镜头,不小心把相机给卡住了,在这地方当然是没摄影商店,尽管心中再懊恼,我始终无法把卡住的镜头给取出。第二天,是我期待已久的日出,却只有手机,以及朋友大方地把她的傻瓜机借给我拍。

sunrise1 sunrise 2

我们依旧来到瑞山都佛塔,人群依旧拥挤,但今天的日出比昨天的日落更精彩。昏暗的天际渐渐被染成橘黄色,不一会儿,如轮的旭日跃身而出,佛塔间雾气飘渺,令我再次错以为回到了古时候的蒲甘,但周围的相机咔嚓声,很快地把我带回现实,接着空中冒出很多颗热气球,与佛塔的画面有些突兀。这次的日出可说是接近完美,我却无适当的摄影器材拍摄;突然领悟,人生即使能够重来,也未必能完美,穷无止境地追求人世间的完美,说穿了,也只是贪念。放下并非一朝一夕所能达成之事,但我想,我比以前更能接受生活中的不如意,更能走出执着。

 

后注: 从今年3月1日起,缅甸禁止攀爬蒲甘佛塔。虽然再也无法在佛塔上欣赏蒲甘塔林胜景,但这项措施将保护佛塔的建筑,更是提醒人们欣赏佛塔景色之余,应持有恭敬心。

 

(原文以笔名发表,刊登于《普觉》第35期,2016年5月-8月)

台北纯素中的美味

新加坡的素食选择虽多,但在纯素方面还是比较有限。所谓纯素饮食,指的是不食任何源自动物的食品,其中包括不吃蛋、乳制品、蜂蜜,前两者常出现在加工食品如面包、饼干糕点、斋料、饮料等。相比之下,台湾的纯素选择比较多,近年来,纯素饮食业犹如雨后春笋地出现,今年我游台北尝了不少纯素美食,其中包括走意大利风的“灵魂餐厅(Soul R Vegan)”与“米爱多”、富台湾味道的“蔬河”卤味、烘焙店“新鲜烘焙坊 (Fresh Bakery)”与 “绿带植物烘焙 (Green Bakery)” ,汉堡餐厅“动物志”,每间风格各异,但都颇有水准。

我想在介绍纯素餐饮前,该谈谈为什么选择纯素。我好几年前转为吃蛋奶素,而去年才转为吃纯素。其实吃蛋奶素不久后我得知鸡蛋农业的残忍恶习,例如将鸡群关在狭窄的空间每天产蛋,一辈子不见天日,因此我吃蛋时常会觉得内疚,却还是因为贪吃,迟迟未戒掉蛋。近几年又得知乳制品对牛群的迫害,例如为了让牛产奶而不断地进行人工受孕,产下小牛后却将小牛与母牛拆散。不管是小牛还是小鸡,雌的重蹈母亲的命运,而最惊人的是因为雄的被视为无用而被屠杀,诸多恶行,罄竹难书。去年我终于决心不吃蛋奶,最主要还是因为对蛋奶过敏,真是缺乏慈悲心,不见棺材不掉泪。 突然不吃蛋与奶,身体健康逐渐改善,但更快的收获是立即卸下每每吃蛋奶的愧疚感,好似卸下一个背负许久的重担。

无需乳制品的意大利餐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我们在还未控制好口腹之欲前,还是需要有美味的纯素,填饱肚子。位于台北市的灵魂餐厅是间无蛋、无奶、无五辛、无化学添加物的纯素意大利餐厅。或许你会想,什么都没有,还能好吃吗?其实单是卖相,它已打胜了一半的战,摩卡上层的全素奶油拉花淋上巧克力酱,看起来比传统摩卡还诱人,我喝了一口,简直愣住了,这味道怎么与我曾喝过最好喝的奶制摩卡没差别?浓浓的巧克力酱与咖啡,顺滑不腻的“奶油”,没想到吃纯素后还有机会喝到如此好喝的摩卡!店员介绍的抹茶核桃松饼与南瓜炖饭也不逊,松饼咬下去是浓浓的绿茶味,外脆内软的饼,加上核桃,口感更富层次,吃起来很有满足感;炖饭以椰奶取代传统奶油,却无椰奶味,浓度适中,搭配蔬菜,令人感觉清爽。在一般意大利餐馆能吃到的,这里也能找得到纯素版本,而且口味并不输荤食。

无须蛋的美味甜点

在传统蛋糕中,鸡蛋是非常重要的材料,数年前我尝过一些素食烘焙店卖的无蛋“蛋糕”(旦糕),感觉味道与口感怪怪,所以久久对无蛋旦糕无好感。近几年随着西方国家越来越多人吃纯素,他们研发出许多取代鸡蛋的方式,大大改进无蛋旦糕的味道。

cupcakes sign off

台湾有好多家卖纯素旦糕的店,绿带植物烘焙是我喜欢的其中一家。该店提供数款杯子旦糕,个个小巧可爱,旦糕上的“奶油”级漂亮,店员解说这是用较健康材料,如马铃薯制作。我点了抹茶芝麻口味,旦糕蓬松,口感极佳,若不说,根本不会有人怀疑这里头没加蛋,香浓的芝麻味,搭配一点都不油腻的绿茶“奶油” ,加上旦糕本身并不过甜,吃起来既美味又健康。绿带植物烘焙的另一个纯素甜点系列是棒旦糕,少糖少油低胆固醇,很迎合现代人的口味。我选了肉桂苹果棒旦糕,肉桂香气扑鼻,苹果湿润甜蜜,口感非常丰富。另外点的巧克力核桃布朗尼,味道更了不得,虽加了豆腐却无豆腐味,浓郁不大甜的黑巧克力旦糕,吃了毫无罪恶感。

 

在尝美食的同时,我通常也会与店主或员工聊几句,他们个个充满着对纯素饮食的热忱,有别于其它饮食业者,他们创业并不单纯为了给用餐人士提供食物,更是为了改变传统饮食观,发广更善良饮食选择的理念。灵魂餐厅相信纯素饮食能为世界带来和平,每一份纯素餐点,都是让人们有一次改变世界的机会。绿带植物烘焙则提倡环保、身心灵的健康与对动物的爱心,打造出纯素甜点的美好滋味。

(原文刊登于《普觉》第34期2016年1月)

奢华与简朴之间

众所周知,台湾是个吃素的好地方,可说是素食者的“天堂”,最近走了趟台湾,除了去一直想去却未去的法鼓山与佛光山,也去尝了台湾不少素食美味,包括一直想要去的“阳明春天”。

阳明山篇

数年前,在网上无意间看到阳明春天,一家位于阳明山上的素食餐馆,照片中的素食做得极为精致,环境典雅清幽,令我十分向往去那儿用餐,但因交通不便,所以迟迟未去。这回是我第五次去台湾,决定无论如何都要上阳明山吃一顿饭。

这一顿来得不易,我虽在网上找好交通资料,也预先顶了位,却搞不清楚应该在哪里等车,等了又等,午餐时间早已过,却没有我要搭的车号。想要搭德士,车费却高得司机叫我还是到文化大学转车比较好,到了文化大学,打电话到阳明春天再问路,最终才找到正确的公车站,上了巴士。可笑的是,我还是找不到路,最终店里的服务员骑车载我到餐馆,搞得自己非常不好意思,没想到高档餐厅的服务会如此亲切!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踏入阳明春天,周围是绿意盎然的庭院,园区内安置了许多尊佛像,创办人原本经营荤食餐饮,接触佛法后,决定不再杀生,率领厨师团队,一起经营素食料理。

由于今天餐馆有活动,所以安排我在茶舍吃饭,环境更富禅意,而除了套餐搭配的明日叶茶,泡茶师父也多送了我一壶上等好茶喝。接下来的每一道菜,从玫瑰花瓣的洗手水到最后上的甜品,器皿精致,摆盘富画意,可谓是艺术的飨宴。食材的搭配与烹煮方式更是讲究,清爽的前菜、熬煮了一天的何首乌汤、不过度调味的主菜,反而更能吃出蔬果与菇类的原味,结尾的甜品微甜不腻,没想到素食料理能做得如此别致。

法鼓山篇

抵达法鼓山已将近中午,我想先在寺庙中参拜再吃午餐,一位热心的师姐却提醒,若还未用斋,快点去吃,因为十二点半结束用餐。于是我上楼到斋堂,人很多,但堂内一片静谧,大家很有次序地排队盛饭菜,然后回去座位吃,我也照着做。我手中捧着这圆圆的不锈钢碗,细细咀嚼碗内的饭菜,有茄子、素鱼、蔬菜等,朴实无华的材料,看似简单的烹煮方式,吃在嘴里,却清甜无比,是外面找不到的滋味。法鼓山出版了几本食谱,对烹饪颇有研究,但我想这番美味靠的并非纯粹是技巧,出自寺院厨房的素食往往比外头的好吃,厨师带着欢喜心烹煮,加上平日的修行,煮出来的食物自然非比寻常。

这时有师父报告,吃完饭后请盛汤或倒些开水入碗喝下,这样不会浪费食物也方便清洗。霎时想起在一部刻画弘一大师的电影中,他与印光大师一起吃饭,印光大师非常惜福,饭后会倒些开水入碗喝下。这一幕也令我想起以前我父亲吃完饭,也有同样习惯,如此节俭的举动,在现代生活中堪为罕见。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在忙碌的生活中,我们常吃得很匆促,不然就是心不在焉地把饭菜送入嘴里,边吃饭边与人聊天,甚至是边吃边看电视或电话,自然是无法完全尝到食物中的味道,而在这斋堂中,大家都静下心吃,厨师用心煮,吃的人用心吃,简单中透着满满的幸福。

其实阳明春天的那一餐,我感受到创办人、厨师甚至是服务员的用心,但始终少了法鼓山上的感动,或许刻意追求往往不比不经意相逢的体验来得幸福;极为奢华与极为简朴的两个极端,精致料理虽然无从挑剔,但我更喜爱简朴自在的一餐。这是返朴归真的心理吗?倒不尽然,多少也因我不识品味。但我想,从佛教角度而言,平等心更为重要,简单的一餐也好,奢华的一餐也罢,不排斥也不贪着,不以分别心去看待每一餐或每一物,这才符合四无量心中的“舍”。要做到如此,一点也不简单。

(原文刊登于《普觉》第33期9月-12月)

既熟悉,又陌生

嘹亮却平和的念诵声从大殿缓缓传出,飘入院中,我站在菩提树下,远离城市的喧嚣,仿佛来到了另一个国家,啊,多么熟悉的声音,我在哪里听过?

今天初次踏入这间寺院,绕着菩提树漫步,突然觉得,我来过这里!但这怎么可能?这是我第一次来斯里兰卡,第一次来到位于班達拉維利小鎮 (Bandarawela)的Sri Pushparama寺院。

sg2

新加坡的斯里兰卡寺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这所斯里兰卡寺,与新加坡的格局太相似了!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午后的Sri Pushparama环境清幽,两位信徒坐在菩提树旁念经。

菩提树下四方肃立佛像,佛像前设立桌子方便信徒摆放供品,此时人并不多,格外清幽,只见两位信徒坐在旁边低声念诵,我却似乎听到当年嘹亮的诵经声,从大殿传到院中。突然知道为何有似曾来过的感觉,因为整个格局太像了!

在这之前,每提起斯里兰卡,我脑海中浮现的是新加坡圣迈克路的锡兰寺庙(Sri Lankaramaya),每每踏入大门,感觉就如踏入另一个国家,来到了斯里兰卡,虽然当时不知道斯里兰卡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。如今身在斯里兰卡,感觉却如同回到了新加坡的锡兰寺庙,两间寺院建筑风格朴实无华,四尊佛像围绕菩提树,大殿内竖立庄严雄伟的佛像,天花板的绘画色彩绚丽,而信徒们偏爱穿白,我想这都是斯里兰卡寺庙的特色。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由于圣迈克路离我家有段距离,虽然身为佛教徒,我并不常来此,偶尔参与在此举行的静坐营,或是心血来潮,休假时来这里。从大路走进来通常已热乎乎,但一踏入寺院,突然觉得一片清凉,这又是另一个无法解释的感觉,无论是气温或是气氛,走入这扇门,感觉就是不同。

斯里兰卡的佛教圣地众多,斯里兰卡佛教起源地米特勒(Mihintale)、神圣宏伟的康提(Kandy)佛牙寺、古老的杰塔瓦拉纳拉马塔(Jetavana),令我感觉亲切的却是Sri Pushparama,在新加坡,我找到了斯里兰卡的感觉,而如今在斯里兰卡,我找到了新加坡的感觉。这是种微妙的感觉,由于先入为主,自然认为是斯里兰卡的这间寺院像新加坡的寺院,但按常理,应该是斯里兰卡人在新加坡建了一间富斯里兰卡特色的寺院。我想,生活在新加坡的斯里兰卡人来到锡兰寺庙,应该会感觉回到自己家乡吧。

(原文以笔名发表,刊登于早报副刊2015年6月8日)

摩卡与肉桂卷

从宜兰回台北的那天,我去了一直想去的一家餐厅——Soul R Vegan,因为非正餐时间,所以点了热摩卡与抹茶核桃松饼。

是不是人老了情绪容易波动?热摩卡入口,心中瞬间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,曾经多么熟悉却变得陌生的味道;自不碰奶制品后就没再喝到摩卡,因为不曾看到新加坡有哪家咖啡馆有全素的磨卡。幸好我不是个偏爱摩卡的人,我还是比较喜欢一边喝黑咖啡,一边吃巧克力。但那天在Soul R Vegan喝到了超过一年没喝的摩卡,我的心真的熔了,这味道与我曾喝过最好喝的奶制摩卡没差别。与Soul R Vegan的美女生意伙伴(他们不喜欢用“老板”这个称呼)之一聊天,我眼眶还是热热的,真的有点不好意思。

soulrvegan zuosi
Mina(希望没把名字打错)与我分享他们怎么做出这么美味的摩卡,其实餐厅里的每道食品是经过很多次的试验才推出的。我看他们在柜台后,时不时在试吃食物,这样的工作,令我很羡慕。在绿茶松饼出现前,另一位美女送来一道我没点的法式全麦土司,搭配特制白酱,香脆有质感的土司配上浓郁柔滑的白酱,看似简单的一道前菜,却感觉到厨师下了一番心思。接下来的抹茶核桃松饼,咬下去是浓浓的绿茶味,外脆内软的饼,加上核桃,口感更富层次,吃起来很有满足感。

回来新加坡的好一段日子,才启动烤箱。前几天在做旦糕的甘纳许(ganache)时,不想浪费锅底的巧克力,所以也弄了摩卡,味道当然差很多。

cinnamon buns

其实台湾的摩卡不是唯一令我感动的食物,最初令我心动的是全素面包店——Fresh Bakery的肉桂面包。是因为压抑太久的情绪,所以咬一口顿时觉得感动?这世上应该不会有像我这么傻,吃面包(或喝咖啡)竟会感动的人。但实在太好吃了,味道就和有乳制品与鸡蛋的肉桂面包一样,香浓的肉桂味,外皮有点脆,而里面仍然柔软的面包,吃起来满满的幸福。我喜欢的很简单,但为什么在新加坡却是这么难找到?

我尽量提醒自己少抱怨,与其抱怨,倒不如自己试着做,但面包制作对我而言还是颇具挑战性的,所以我很少会想做面包,但念念不忘台北的肉桂面包,回新加坡后,战战兢兢做了两次。没有,我一点也没被自己做的面包感动,但还蛮感激好几位帮忙试吃,不嫌弃难吃的朋友,以及后来教我怎么做面包的朋友。但我性子急,总是想一次便成功,做了两次都不好吃,感觉很泄气。

我想,要能做出令自己感动的食物,还很遥远。

舌尖上的 泰国多元素食

   九皇爷十分受泰国人敬重,信徒纷纷在九皇斋节戒荤吃素,

曼谷唐人街便是素食节举行的地区之一。

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,路边摊个个插着小黄旗,贩卖各式各样的素食,

只要你想得到的,他们都能把它做成素食。

 

新加坡人飞赴泰国就像到隔壁家做客,买买东西吃吃东西。我特喜欢在农历九月期间去泰国,因为农历九月初一至初九是泰国素食节,身为素食者,除了方便饮食,更能感觉这独特的节日气氛,很多平时不卖素食的餐饮处特提供素食选择,有些店索性不卖荤,只卖素食。今年泰国的素食节于9月24日至10月1日举 行。

素食节原被称为九皇斋节,因信徒吃素戒荤而称为素食节。这个节日最早盛行于普吉岛,后来逐渐传至泰国全境,最热烈庆祝素食节的地区包括曼谷唐人街, 此时大街悬挂着黄色旗帜,许多摊贩都在摊位插上小黄旗,上面写着“斋”字,表示他们卖素食。信奉九皇爷的寺庙也举行各种庆祝仪式,如信徒抬神游行,受神明 所附的迎神者施展刺颊、割舌、穿利刃、上“刀山”(赤足踏刀梯)、下“火海”(赤足走火炭),令我不禁想起新加坡的大宝森节。

九皇爷节庆融入泰国华裔生活里

将近黄昏,我来到了唐人街最大的寺院,九皇斋节的主要寺庙之一——龙莲寺(Wat Mangkon Kamalawat)。寺院外一片喧嚣,车水马龙,寺内香客虽是络绎不绝,但寺内倒是感觉几分宁静。有别于泰国一般的佛寺,龙莲寺是一家大乘佛寺,建于 1871年,它的建筑格局按中式禅寺,甫踏入寺院便是四大天王殿, 然后是大雄宝殿、祖师殿;典型的中式雕塑,牌匾上刻着汉字,梁上悬挂着黄色灯笼,我仿如置身在中国寺庙里。

PA121047r

寺院内的出家人身穿我们所熟悉的黄色袈裟,信徒则个个全白,与大乘佛教信徒穿黑袍(海青)的习俗截然不同,殿堂门口写着“不穿白衣服不准入”,这是 九皇斋节的特色之一。其实祭祀九皇爷源自道教与民间习俗,并非佛教庆典,但泰国华裔十分敬重九皇爷,这个节庆早已融入他们的生活。

佛殿外有好几摊素食店家,而且是中餐;我点了碗芝麻糊,还蛮像新加坡的口味,只是它的甜度,比我们习惯吃的多上好几倍。

素食摊位壮观超乎想象

离开龙莲寺,返回熙熙攘攘的街道已是傍晚时分,路边摊都亮起了灯,个个插着小黄旗,贩卖各种各样的素食,因为是唐人街,食物以我们熟悉的中餐为主, 但也有许多我所不知道名称的泰国菜。其实只要你想得到的,他们都能把它做成素食。令我意外的是,这里卖的固然是素食,却比我所逛过的所有夜市还热闹,街道 两旁摆着数不尽的素食摊位,规模之庞大,远远超乎我的想象。

PA121098r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我边走边吃,幸好分量都不大,因而可以尝试更多美味佳肴。我点了一碗素云吞面,素云吞与素叉烧口味一般,老板烫面条的手艺还不错,面条弹牙爽口,加 上三颗素云吞,几朵香菇、素叉烧与蔬菜,我几乎看不到面条,另外还送上一大碗汤,虽然汤面泛油,味道还蛮清甜。我走了几步,看到一摊售卖鱼鳔汤,觉得好奇 便点了一碗,原来是以竹笙取代鱼鳔,脆嫩的竹笙,吸收了汤汁香浓的味道,鲜甜可口,虽然我认为并不像鱼鳔,却是碗令人颇为满意的汤料。卖鱼鳔汤的老板是个 会说华语的老妇,她说,她平时卖真的鱼鳔,在素食节期间,因为信仰并迎合普遍吃素的信徒,她改卖素食。

PA121102PA227183-vert

我想这就是为何有这么多卖素的摊位,老实说,若想在此时此地找间卖荤的,应该是件难事,我穿梭在人群中,逛了两个多小时,只看见一家卖荤的店,很明显的,在这段期间,这里是卖素食的地盘。

其实素食节期间,除了唐人街,也能在许多餐馆、小店、路边摊看到小黄旗;在许多购物商场外也能看到素食“嘉年华”,让购物者能边购物边享素食,更让贪吃的我轻轻松松大饱口腹。

(原文以笔名发表,刊登于早报副刊2014年10月27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