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顿午餐

下午十二点半,一如往常,食阁挤满人,许多人站着等待坐着的人吃完离开,我与同事分头找座位。突然铁闸门不急不促地关上,我看到门外的上班族捧着买好的食物想要进来用餐,被拒于门外,一脸的无奈,其实他是幸运的。

警铃跟着响起,我身前正吃饭的人顿然弃食走向出口,新加坡人不是没什么危机感吗?怎么反应这么快?背后一股人潮涌上,随之飘来一团无味的烟更令人吃惊,无声无息,没人惊慌呐喊,大家镇定迅速地走向出口,感觉十分不真实。显然,某摊位着火了,我随着人潮走到上方写着“EXIT”的铁门,但门早已关得牢牢的。没有人拍门,最大的动作是有人试图转了几下旁边另一个小木门的门柄,当然那也是锁着的,又有人看到铁门旁的小按钮,尝试按它希望能启动开关。应该没几个人曾有如此经历,但大家超冷静,因为这里是Raffles Place,聚集了每天经历股市动荡的专业人?我还发了一则简讯告诉朋友,我被困在食阁内。这时我的手机向起,铁门同时往上开,同事说:我们去别处吃饭吧。谁还有心情在这里用餐?我随着一窝蜂的人潮离开食阁。

后记:后来与同事讨论,为什么着火时,铁门是锁上的?有同事分析,是为了不让火势扩散。为了不让火势扩散,把几百个人烧死,这像话吗?!

再多一点

送了同事一幅画,她挂上墙后, 很喜欢,但开始觉得墙的另一边有点空,于是问我再画一幅收费多少。老实说我画得很差,我送她时有些不好意思,还告诉她若不喜欢,就收在床底下。

没想到这么拙劣的画,也能勾起人的欲望。其实我们都也不是如此,拥有了一样,很快地觉得不够,想要再多一点。房子的家具似乎总是少了一件,厨房器材永远不足,而把屋子填满后,发觉空间不够,想要买更大的房子。即使买得起,会满足吗?

追求完美

无止尽地追求完美,我们得到了什么?是否该放宽心坎,在尽力后,接受自己,他人或是不这么完美的事物?

 

这谈何容易?我也只是说说罢了明天,只要一踏入办公室,我又恢复原形,扮演着那苛刻、没耐性,总是不满别人工作的角色。无法容忍错误,精益求精,从公司与社会的角度,并没有错。或许错在我选错行,或是生在错环境。

 

追求所谓的完美,我们变的心胸狭窄,这听起来多么可笑。